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风清音

挑战极限,超越无限!

 
 
 

日志

 
 

无关青春,不论梦想  

2013-06-22 20:41:31|  分类: 天下杂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还没看之前,网上有这样一种观点,说同是青春电影,《致青春》是作业,《中国合伙人》是作品,陈可辛给赵薇上了一课。而看完以后,我觉得它们是两类电影,除了在校园里有短暂的交集外,其余没什么可比性。《致青春》把青春当做主题,爱情作为主线,细致展现了从校园到职场各种成长记忆,因为展示了多数70后80初的青春痕迹,所以牵扯出了青春如丧者的离愁别绪;《中国合伙人》的立意要远一些,它讲的是年轻人从失败到成功的逐梦过程,也可以说是一部民营企业的成长史血泪史,青春没有被刻意强调,它只不过是其中一小段必经过程,因为注定谁都要献出青春的,就看你为的是什么?简单说,《致青春》拍的是青春本身,致的是大多数凡客的青春,就像处在某个拐点给青春的一场告别礼,它是缅怀的也是同步播放的;《合伙人》拍的是梦想,致的是少数敢于梦想不怕失败的loser的成功梦想,它是励志的也是回看式的。这两个部分加起来,才构的上完整意义的青春。

  似乎扯得有点远了,还是回归正题吧。如你所知,这是一部很容易生出槽点和争议的电影。《中国合伙人》自开拍以来,就不由自主的肩负起了被拍砖的使命。在一个大多数时候处于生气状态的国度,一系列关于金钱、创富、成功的事物,都在所难免的要被泼上一些夹杂着莫名情绪的污水。容颜娇美的女子一旦穿着不够朴素,势必会在各种浮想联翩中沦为轻浮或情妇;财大气粗的汉子一旦打破低调彪悍现世,难免会在各种犀利眼神中成为傻逼或二逼。尽管这种现象大多数时候并没有出乎所想,但一概而论的全民皆气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状态。可气之人自有可气之处,但倘若因为别人的长处正是自己的短处而生气并由此视之如敌,难免就太过狭隘。有时候,仇富是出于正义,但也有时候,仇富是出于自卑。

  无论陈可辛在影片结束时的彩蛋中想传递怎样的意思,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闪现在荧幕上的那些人,自然有其闪现的理由。假若你鄙夷一切的内心深处是嫉妒,那就真的完全没有必要。各人有各人的方式去争取各人的生活,没必要戴着有色眼镜去鄙夷甚至仇恨那些不同于你或者暂时优于你的人。所以,当少数人义气凛然的批判陈可辛在这部被冠上“财富”、“励志”等标签的电影作品所传递的价值观是一种可怕的观念的时候,我们作为纯粹的观众,有必要保持一种独立思考和独立判断。“有钱就是一切”的论调确实比爆表的空气指数还可怕,没有什么比毒害人的精神更加可怕的了,但这种价值观的诞生真是电影所催发的吗?真不凑巧,我并不这么认为。

  倘若在看电影之前,毫无保留的听信了部分所谓专家的犀利评价,那么我可能会因为见风是雨的无自主意识而错过一部不错的电影。我的意思是,很多人甚至根本没看过电影就批判这是一部庸俗不堪铜臭味十足的成功学电影。这差点让一向对成功学保持得体距离的我一度以为陈可辛是不是要被赚钱逼成秀下限的恶俗导演。如果这部电影真的如街边小摊上兜售的劣质高清无码成功学演讲集锦那样,传递着令白日梦与日俱增的成功学价值观的话,那只能说明陈可辛已经不顾一切的要脱离明智而在恶俗的大道上狂奔了。是脚踏实地的赢得尊严?还是虚无缥缈的幻想成功?很显然,陈可辛聪明的选择了前者——他并没有俗套的用逆袭模式来宣扬成功,而是用交叉故事和人物成长来呈现有一种成功叫做尊严。

  最具戏剧性的碰撞往往是人们最热衷的电影素材,梦想的实现同样充斥无数种机缘凑巧。新梦想缘起于三个合伙人,一个土鳖、一个精英知识分子、一个浪漫骑士,三个各走极端的人在同一所大学碰撞出了非一般的友谊。按理说,后面两种人是最有可能实现他们抱负的,但最后成功的掌舵者不是那个自信爆棚的精英海归孟晓骏,也不是那个外表俊朗泡到美国妞儿的浪漫诗人王阳,却恰恰是那个农村出身自卑懦弱的土鳖成东青。上世纪最常听到的一种改变世界的论调:年轻的时候我们雄心万丈立志要改变世界,长大后发现自己改变不了世界,于是只能妥协让自己适应世界,渐渐的变得毫无理想毫无原则毫无斗志毫无耐心变得害怕失败成为一个碌碌无为的人,结果是我们全被世界改变了。成东青不同的是,世界一直在改变,他的本质却一直不变,与其说他追的是中国梦,不如说他争的是自己的尊严。因为成功架不住他脚踏实地奋进的决心,对岸挡不住他不停的往前游。

  其实,价值观这种东西,跟审美趣味一样,见仁见智,各有各的角度,也就各有各的解读。但就像美丑必然有所分别一样,再怎么角度不一样,基本的判断标准还是不至于被忽视的。这就回到了前面的问题,关于《中国合伙人》这部电影所传递的价值观,真的如“有钱就是一切”、“富人才有美好生活”那般粗鄙不堪吗?得体的评价应该是:撒钱也好,送别墅也好,买实验室也好,这些都只是一种表现形式,而非一种价值观呈递。如果你认为那是在传递一种“金钱就是至上”、“有钱就该得瑟”的潜在观念,那你首先应该审视一下自己在有点小钱的时候是怎么表现的,然后再来看批判得是否合适。心中混沌者,看什么都混沌,确实蛮值得同情的。或许这不是个人的错,而是时代的错,但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你在看《中国合伙人》的时候,看到了什么?有人看到了创业的激情,觉得一个人被逼到某种程度的时候会因为努力而迸发出不可估量的力量,很容易热血沸腾;有人看到了创业的艰辛,成冬青一路走来,从报酬是一小碗饺子到KFC的一只鸡翅,从简陋的工厂到敞亮的大厦,从三人奋斗到各自不玩了,期间要经受的压力、孤独和辛苦,不是转过身抑制不住的哭泣所能体会的;有人看到了事业与爱情的矛盾,在为事业奋斗的时候,总是伴随着爱情的失落;有人看到了成长,成冬青从懵懂到成熟,孟晓骏从紧绷到释怀,王阳从不羁到平淡,成长的轨迹不止于致青春;也有人看到了梦想的追求,一切的执着和坚强都仅仅是因为还有梦想。这些都是《中国合伙人》希望大家看到的,否则“励志”标签会显得非常尴尬。而陈可辛希望大家看到的,应该还包括尊严。

  成功的方式有很多种,而成功的定义也有很多种。我们不能否认财富上的成功,也不能鄙视安贫乐道的成功,不能否认名利上的成功,也不能鄙夷平凡淡泊的成功。所有的成功都应该是对幸福的不断靠近,能够满足你幸福追求的,就应该算得上一种成功。而在大多数时候,面对生活的阻碍和诱惑,保持并坚持着一种尊严,是最值得尊敬的成功。没有人再嘲笑成冬青,没有人再低看孟晓骏,没有人再怀疑王阳,他们能够理直气壮地点吃的喝的,能够胸有成竹的和对手辩论,不是在炫富,不是在崇洋,而仅仅是在为自己的尊严握紧拳头。

  梦想如果真的只是自己坚持就会觉得幸福的东西,我们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困扰。“虽万千人,吾往矣”的孤绝,在现实生活中往往很难做到,绝大多数人都会有左顾右盼、顾此失彼的感觉。阿基米德说过,“给我一根杠杆,我就可以撬动地球”,但不是所有人都是阿基米德,也不是所有人都拥有“杠杆”和“支点”。而且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即便上述条件全都具备了,也不可能撬动地球。我对撬动地球其实没有太大的兴趣,但对于那些曾经对我投来欣赏目光的姑娘最终为我感到骄傲很有兴趣,为我既然生而为人就要把自己发挥到极致很感兴趣。若能带着尊严,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何不潇洒走一回?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